美对华关税或将升级 特朗普何来的“底气”

5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称,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将于5月10日由10%提升至25%,另有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也将在短期内被加征25%的关税。特朗普发出关税威胁的时间点正值刘鹤前往华盛顿进行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的前夕。因此,外界担忧特朗普的言论将严重影响中美贸易谈判的进程。

目前,中美贸易谈判已经进行了十个回合。从双方释放的信号来看,中美贸易谈判即将达成最终协议。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推特(Twitter)中表示谈判进度“太慢(too slowly)”,因此,特朗普此举或意在通过施加压力加速谈判进程。然而,推特施压的结果或将事与愿违,《华尔街日报》5月5日报道称,中国方面正考虑取消5月8日在美国举行的谈判。

特朗普为何在谈判的最后关头提高了手中的筹码?特朗普在推特中声称,美国一季度经济成就可以部分归功于对中国商品施加的关税。特朗普认为,关税几乎没有增加美国进口产品的成本,关税的负担主要由中国承担。因此,美国一季度经济取得的好成绩给了特朗普继续贸易战的底气。

4月26日,美国经济分析局(BEA)公布的2019年一季度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率为3.2%,较上年同期提升1个百分点。此前,华尔街日报对经济学家调查得出的2019年一季度美国GDP预期值仅为2.5%。对此,特朗普4月26日发推特称赞美国经济“远远超出预期(far above expectations)”。

美国季度GDP同比增长率数据(多维新闻制作)

整体来看,美国对贸易伙伴发动的贸易战确实改善了贸易逆差。一季度,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较上年同期缩小31亿美元,较上季度缩小564亿美元;净出口对GDP增速的贡献高达1.03个百分点。

然而,美国贸易逆差缩小的主要原因在于进口增速大幅放缓。一季度,以市场价格计算的出口额同比上升2.6%,而进口额仅增长0.9%。与上年四季度相比,2019年一季度出口额仅增长14亿美元,而进口额大幅下降541亿美元。因此,美国发动的贸易战并没有改善其出口,而是将大量的进口产品挡在了国门之外。

其实,造成美国进口增速放缓的原因不仅是紧张的贸易局势,美国国内商品消费疲软也拉低了美国的进口需求。一季度,受到汽车消费市场不景气的影响,美国耐用品消费支出同比大幅下降5.3%,带动商品消费支出同比降低0.7%。商品消费支出的疲软最终导致占美国经济活动三分之二以上的消费者支出的同比增长率从去年第四季的2.5%降至1.2%。

在消费疲软(需求下降)的情况下,美国一季度GDP何以取得3.2%的增长率?答案是美国生产部门并没有预料到突如其来的消费疲软,因此大量产品仍被生产出来并形成存货积压。一季度美国私人部门的存货增加额高达1,284亿美元,为2015年二季度以来的最大增幅。相比之下,2018年一季度存货增加额仅为303亿美元。

因此,2019年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长“超预期”是由其国内消费疲软“超预期”和贸易战的短期刺激导致的。如果特朗普能够仔细阅读BEA给出的数据报告,或许就不会自信满满地威胁继续加征关税了。

美国一季度GDP纸面数据的改善并不能为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正名”。在全球化不断加深的今天,设置贸易壁垒只会导致本国生产、消费成本的上升。以美国现如今的GDP构成模式来看,贸易战能提供短期的经济刺激,却难以带来长期的经济增长。

特朗普的关税威胁不仅会损害美国经济的长期增长前景,也正在影响美国庞大的资本市场。在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发出后,标普500指数期货跌幅一度超过2%,而衡量市场恐慌情绪的标普500 VIX指数期货的涨幅逼近20%。此外,贸易战形势的突然恶化拉低了市场对农产品价格的预期。美国芝加哥交易的农产品期货普遍下跌,其中,美国大豆期货和玉米期货的跌幅均超过2%。

虽然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也深受中美贸易战的负面影响,但是仅中国释放出诚意不足以达成最终贸易协议。目前来看,贸易战的结束时间掌握在美国总统手中。或许只有当美国经济和资本市场释放出清晰的衰退信号时,特朗普才能够明白“损人不利己”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中美贸易战才能够真正迎来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