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增长被指与薪资就业不成比例 债务困扰普通家庭

有分析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已不再像过去一样意味着就业与薪资水平的上升,而在消费出现放缓这一背景下,债务的增长成为困扰普通家庭的又一问题。

中国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为5.1%,创下近16年的新低水平(图源:新华社)

据英国《金融时报》5月19日刊文称,中国经济增长如今已不再像过去一样意味着就业水平与薪资水平的上升,而在家庭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支出放缓之际,债务方面的增长又成为一个不利的因素。

文章称,自从2008年全球爆发金融危机以来,投资界一直推销着这样的故事,即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新兴经济体中,就业率与收入不断地增长,高端与中产阶级消费也欣欣向荣,因此从茅台到奔驰汽车等各种商品的厂商们是经济增长的巨大受益者,并且它们的股价出现了大幅攀升。

但根据国际投行摩根大通最新公布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经济增长如今已不再意味着民众就业及薪资水平的不断上升,该报告称,在亚洲经济增长整体出现放缓的大环境下,亚洲新兴经济体的GDP增长已经停止向上述领域中传导,而这一定程度上与相关国家所创造的多数就业往往是低端服务业有关,比如为电商企业工作的传递员,该职业向上流动的可能性较小。

而这些趋势对中国产生了较为重要的影响,因为就在中国出口制造业因贸易摩擦逐渐失去动力之际,作为近些年中国经济增长引擎之一的消费也出现了减弱,比如在今年4月,中国零售销售增速创下了近16年的新低,对此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滨认为,由于中国家庭收入增长空间缩窄,因此每隔两三年中国消费增速水平就要下降1%到2%。

此外,文章指出,在就业增长和薪资水平出现放缓之际,家庭债务的大幅上升又增加了一个不利因素,比如2013年,家庭债务(包括抵押贷款)与GDP的比例处于30%左右的缓和区间,但根据市场研究机构龙洲经讯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该数字在去年增长到了53%左右,由于其只涵盖银行类贷款,因此其实际水平可能被低估。

对此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方面认为,家庭债务是银行体系新增贷款业务中最大的一块,到2020年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可能会超过100%,这将意味着“曾经节俭的中国人变得几乎与美国人一样挥霍”,此前美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一度曾为105%,

该机构的中国经济学家陈龙指出,中国房地产行业不太可能出现2015年至2017年曾出现的热潮,因为抵押贷款增速如今已经放缓,而这或许意味着在房价已经很高的城市未来不会出现新一轮涨价,但另一方面,受中国家庭债务增长影响,一些政策制定者如果希望保持经济水平高速增长,就意味着企业和政府部门将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债务。

至于中国政府近期所采取的对企业及家庭的减税举措,德意志银行方面认为,2019年中国全年财政刺激规模将达到5,000亿到6,000亿元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相当于GDP的0.5%左右并占家庭可支配总收入的1.2%,因此此举可能推动零售销售额增长1%,不过前提是人们将税务上省下的钱大部分用于消费。

对此文章则认为,尽管中国如今看起来像一个发达经济体,但人们用借来的钱开销更多的同时,其存储的钱变得更少,这对于投资者来说其前景并不光明,未来催债业务可能会在中国兴起。

据了解,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中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涨幅为2.5%,而2月份的同比涨幅则为1.5%,其中猪肉和水果对CPI分别拉动了0.31和0.22个百分点,

根据中国农业农村部提供的统计结果表明,以苹果为代表的水果价格自从4月中旬以来就持续走高,其中以富士苹果为例,5月16日当周其价格报为每公斤10.33元,而去年同期其价格为每公斤6.42元,涨幅达到60.7%,而水果价格的普遍上涨已经在中国社交媒体中引发了关于“水果自由”的讨论。

另据中国大陆财经新闻网站第一财经5月15日报道,随着融资闸口逐渐被放开,中国土地交易市场一季度内出现了回暖迹象,其中以绿城、华夏幸福等为代表的房地产商经开始急补库存,而像中海地产,华润集团等有央企背景的房地产商则是在土地市场中寻求新一轮的扩张。

而中国国家统计局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参加3月份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的统计的70个大中城市中,有66个城市的房价出现了同比上涨,而其中非一线城市的房价上涨幅度较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高江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