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原因导致中国经济显疲软 北京或出台更多应对举措

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数据公布,今年中国经济出现进一步放缓似乎已成定局,对此有分析认为,为了不使增长率跌破6%,中国政府将出台更多的刺激措施,而这些措施同时也伴有着相应风险。

不断升高的全球贸易紧张局势会给中国制造业构成不利影响,而后者对中国全年经济增长的贡献较大(图源:VCG)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6月17日刊文称,本月14日公布的中国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数据进一步证实中国经济增速出现放缓,对此有一些经济学家表示,除非中国政府出台更多刺激措施,否则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将跌破此前设定的6%。

文章称,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投资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结果显示,5月份中国工业附加值同比增长5%并且今年1月至5月期间固定资产投资额同比增长5.6%,这两个数字的增幅均低于4月份的水平,意味着中国经济今年出现进一步增长放缓的可能性加大,而这与5月份进出口贸易数据所体现的情况也基本一致。

文章认为,导致中国经济逐渐失去增长动能的原因大致有三,即中国输美商品面临的额外关税、美国政府对中国科技产业进行的打压行为以及中国政府为减少债务规模而一直给经济进行的降温举措。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5月份中国消费活动较4月份大幅降低后出现了一些反弹,但真正能够遏制经济放缓的并不是中国消费者,而是政府预计建设的更多基建设施,比如根据中国政府最近出台的一条新规显示,未来地方政府能够通过成立专项债券的方式为重大公益性项目筹措资金。

荷兰商业银行(ING Bank)的经济学家彭蔼娆指出,为了确保今年经济增速更够达到6%的目标区间下限,3月份中国全国人大标准一项规模近为2,889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并且似乎曾短期地提振了企业信心。

澳新银行(ANZ Bank)则在最新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将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从之前的6.4%下调至6.2%,对此该银行的经济学家王蕊解释称,由于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速度放缓,因此导致中国近两个月公布的经济数据均打不打该行提出的预期水平,而处于困境中的汽车制造业更是拖累了工业增加值。

兴业银行(Industrial Bank)的经济学家鲁政委则认为,中国政府过去曾实施了大规模以举债作为支持的基建支出以刺激经济增长,但这一策略如今却存在着一定风险,可能会阻止政府今后出台类似的措施,不过中国经济在第二季度见底后(增速为6.3%),第三和第四季度将会有所好转,并且增速也将恢复至6.4%。

至于北京面对中美贸易战升级可能会做出的举措,文章认为,正如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不久前所暗示的那样,未来如果贸易战持续下去,那么便有可能触发人民币进一步贬值,此举可使中国出口到其他国家的商品变得更加便宜,进而有望提振出口。

英国路透社6月17日刊文称,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显示,中国下一轮经济提振政策显然应该聚焦于稳投资以及扩大内需。

其中在如何扩大内需方面,文章指出,作为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重要手段,中国政府曾实施过规模为4万亿人民币(按当时汇率约合5,860亿美元)的一系列旨在刺激消费的举措,这其中就包括家电下乡以及大幅降低车辆购置税等,虽然此举一定程度上提振了消费,但当时学界的争议在于,该投资计划是否导致了新一轮产能过剩以及是否存在着大量的骗补行为,并且在政策退潮之后,家电领域也进入了漫长的寒冬期,这点也让外界对此褒贬不一。

而从中国政府目前实施的与汽车限购相关的政策来看,地方未来将把政策的决定与补贴权握在手中,但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政策未见明朗以及很多地方政府财力吃紧之际,用提供补贴刺激消费方式在执行上会存在难度,进而影响到刺激消费的政策效果,而如今中国国民人均收入仍然偏低,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应着重于营造更好的消费环境,而如何生产出更多符合市场需要的商品显然是企业的战略考量。

此外文章还指出,人口老龄化、居民债务率偏高以及收入预期欠佳都是阻碍扩大内需政策推行的重要因素。

据了解,中国政府将今年GDP增长目标设定为6%至6.5%,但无论是6%还是6.5%,都将是25年来的最低增速。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6月7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贸易局势持续恶化,中国有相应的货币政策加以应对,并且在利率、存款准备金率上还有充足的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高江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